我之前我去贵宾8的时候还真没看到郭经理想到刻

分享到:
   这天晚上,我和小保安在休息室里抽烟闲聊。小保安属于内保,这个时间段他基本没什么事儿,能偷点懒儿。他告诉我说,这段时间,秦念一直没来上班,好像是不干了。
 
    对于小保安的话,我并没当回事。以前我来盛世年华,的确是因为秦念,当时就是一种玩的心态。但现在,我再来盛世年华,完全就是为了有个工作,混口饭吃。更何况我现在混到这个地步,都已经够自卑的了,根本不可能再去追秦念。
 
    和小保安闲扯了一会儿。另外一个保安的对讲机忽然响了,说是三楼的贵宾8出事了,让上去几个保安。
 
    小保安刘功成是负责一楼大厅的,他没跟着上去。我俩就一起到了大厅,怕万一事儿大,影响到大厅了。
 
    夜场的保安形式一般分为两种。一种是夜总会自己雇的员工。主要负责维持秩序,门岗,泊车之类的。另外一种外包的。一般都是外包给一些社会上有名的混混。主要是他们有名气,敢打敢杀,平时也没有小混混来闹事。这也就是俗称的看场子。
 
    三楼的事儿我俩也没在意。在夜场,喝多闹事在平常不过了。正在大厅里,就见有一个小姐急匆匆的走了下来。刘功成和她挺熟,就喊住问她,三楼怎么了?
 
    小姐看了我俩一眼,压低声音说:
 
    “哎,别提了,好像是客人丢东西了,正在那儿闹呢。听说把红姐都给骂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这一听,心里咯噔一下。红姐是妈咪,她被骂,看来是她手下的小姐出的事。上次丁辰在盛世年华,当中羞辱我,那天就是红姐帮我解得围。现在她有事,我自然不能装作不知道。我便和小保安,一起上楼,直奔贵宾8。
 
    刚到3楼,就见贵宾8的门口围着一大群人。有小姐、保安、领班儿,还有其他包房出来看热闹的客人。走到跟前,分开门口的众人,一进包房,就见四个光着膀子,纹着纹身,凶神恶煞的年轻人,正指着一个小姐大声的骂着。
 
    这小姐我认识,是红姐手下的头牌,以前我来这玩时,她还坐过我的台,大家都叫她小芙。其实这些小姐,都不是夜总会养的。都是妈咪红姐带来的。
 
    另外这些小姐也分为两种,一种是坐素台,只陪喝酒玩游戏,不出台。当然,客人揩揩油,也是可以的。有些城市把这些小姐称为“公主”,也有叫“金鱼”的。另外一种是出台的,不过肯定是不可能在夜总会做。都是熟客带到外面,自己找地方。一般叫这种小姐为“木鱼”。据我了解,小芙就是坐素台的,一般不出台。
 
    我和刘功成站在外围,听着这男的边骂边说,也基本听出了门道。他说他把一串天珠放在茶几上,这天珠是刚从西藏请回来的。花了十几万。可玩了一会儿,天珠不见了。这期间,就小芙出去过。所以,他们几人认定,就是小芙偷走了他的天珠。
 
    小芙虽然平常是伶牙俐齿,很会哄人开心。可现在被几个凶神恶煞的混子一通痛骂,她也只剩下哭的份了。
 
    见小芙只是哭,也不说话。这男的更加生气,他一步上前,抓着小芙的长发,用力的拉拽着。同时嘴里大声骂说:
 
    “你个小贱人,老子告诉你,不把东西给老子拿出来,今天我特么弄死你……”
 
    几个保安见状,想上前拉开这男的。可另外三个男人同时上前,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把匕首,指着这些保安,瞪大眼睛威胁着:
 
    “谁敢动?谁特么动一下,我立刻废了他……”
 
    被三人这么一喊,这几个保安居然真的没人敢动了。也不怪他们,这些保安都是应聘来的,一个月两三千块钱,谁也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工资,去得罪这几个凶神恶煞的混子。
 
    这男还在用力的扯着小芙的头发。小芙吓的边哭,边求饶说:
 
    “三江哥,我真没拿你的天珠啊,真不是我拿的……”
 
    小芙的嗓子已经哭哑了。看着这一幕,我有些愤怒。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,居然这么欺负一个女人。而围着这么多人,居然没一个敢出头的。想到这里,我脑子一热,直接上前一步。刘功成见我一动,他立刻拉住了我。我知道,他是担心我冲动惹事。毕竟我现在只是个小司机,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根本就得罪不起这几个混子。我强忍着心里的怒火,有些无奈的停住了脚步。
 
    小芙毕竟是红姐的人。夜总会没人出头,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芙这样。红姐急忙上前,陪着笑脸,恭维着这男的说:
 
    “三江哥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你先放开她,等我好好问问。如果真是她拿的,我肯定不饶她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话音一落,就听小芙边哭边喊:
 
    “红姐,那天珠真不是我拿的……”
 
    而这个叫三江的男人忽然一用力,将小芙甩在一边。瘦弱的小芙立刻摔在地上。
 
    接着,三江瞪着眼睛,直接走到红姐的身前,大声嚷着:
 
    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是怀疑我?是我冤枉她了?”
 
    这三江长的本就凶神恶煞。加上他正愤怒,这一叫嚷,吓的红姐急忙后退一步。同时还满脸堆笑的奉承说:
 
    “三江哥,我哪敢怀疑你。不过这事儿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话还没说完,三江忽然一伸手,推在红姐的身上。红姐被她这一推,向后踉跄几步,跌坐在了地上。而这个三江依旧不依不饶,他一边朝红姐走去,一边骂着:
 
    “你个老女人,我看就是你和这娘们窜通好,一起偷了我的天珠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曾经帮助过我。而现在,她就在我的眼前被人这么七五,我要是再忍下去,那我也不算个男人了。
 
    我也不管那么多,回手拿起桌上的两个啤酒瓶。一步冲到三江的身后。左右手同时开弓,就听“啪啪”两声响,两个啤酒瓶在三江的脑袋上炸开了花。
 
 第十三章 夜访
 
    啤酒的泡沫,混着鲜血,从三江的脑袋上缓缓的流了下来。在场的人,谁也没想到我会忽然动手。因为之前,他们都已经被三江几人的气势吓倒。
 
    不过最出乎我意料的,是这个三江居然这抗打。两个酒瓶子砸在他的脑袋上,他居然没倒。我趁他双手捂着脑袋的时候,上前又是一脚。这脚正踹在他的后腰,他本来就已经站不稳了,被我这一脚踹下。直接扑倒在地。
 
    场面一下变得混乱,小姐的尖叫声,人群又在互相拥挤着。而另外三个男人,像疯了一样朝我冲了过来。幸亏包房的空间有限,而在场的人又很多。三人被人群阻隔,并没能直接冲过来。
 
    我知道他们其中之一手里有刀,就想再找点儿东西防备着。刚回头看,就见小保安一把拉着我,朝门口的方向一推,低声喊着:
 
    “白风哥,你快跑……”
 
    而刚刚倒地的红姐也起来了。她和小保安一样,急忙的推着我,着急的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你赶快走,你惹不起他们的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说这话时,三人已经快冲到我这儿来了。我也来不及多想,分开人群,撒腿就跑。夜总会是有后门的,我没敢走正门,沿着后门出去,上了辆出租车,直接回了家。所谓的家,是在柳晓晓家不远处的一个老旧小区里,临时租的一间房。主要是接送柳晓晓方便。
 
    回到家里,我稍微平复了下情绪。又开始担心上红姐的安危。我又给红姐打了电话,不过她却一直没接。又打给小保安刘功成,刘功成倒是接了,不过他声音不大,告诉我正在忙,回头和我联系。我猜他说的忙,应该是和刚才的事情有关。
 
    坐在家里那张破旧的沙发上,我点了支烟。今天这两酒瓶子,估计是把我这份工作打没了。本想给在南淮的柳晓晓打个电话,但一想还是算了,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反正我是没觉得我做错什么,毕竟红姐当初帮助过我,我不能眼看着她让人这么欺负。
 
    我就这么在家里傻坐着,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时,红姐给我回了电话,我把我的地址告诉了她,没过多久,红姐就一个人来了我家。
 
    刚一进门,还没等我说话,红姐就打量着我这简陋的出租屋,微笑着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你一个从前的小少爷,住这样的地方,能住得惯吗?”
 
    我无奈的笑了下。看着红姐说:
 
    “我现在是一无所有,能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……”
 
    闲聊了几句后。我便开始问红姐,我跑了之后,后面的事情是怎么收场的。一听我这么问,红姐先是掏出一支女士烟,点着后,缓缓抽了一口,才看着我,面无表情的回答说:
 
    “郭经理去了,派人把三江送到了医院。至于怎么处理之后的事情,郭经理也没说。就说让我盯紧小芙,别让她害怕跑了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。之前我去贵宾8的时候,还真没看到郭经理。想到这里,我立刻又问红姐:
 
    “我看那个叫三江的他们几个人,也不是好惹的。怎么郭经理去了,就能这么轻松的搞定呢?”
 
    我的确有些奇怪。要知道我们以前去盛世年华玩,郭经理见我们,跟见大爷一样。我想不通,为什么几个凶神恶煞的混子,会这么轻易的被他摆平呢?
 
    红姐抽了口烟,和我解释说:
 

欢迎转载无限娱乐平台登入地址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无限娱乐平台登入地址 » 我之前我去贵宾8的时候还真没看到郭经理想到刻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